翻页   夜间
三三捕鱼游戏 > 九星毒奶 > 917 幽灵船与拍黄瓜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三三捕鱼游戏] http://www.shingtinint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“我的天呐!我的天呐!”李鲤双手抱头,激动的大声呼喊道,“我终于知道江小皮选手为什么使用方天画戟了!”

  叶寻央的声音同样有些颤抖:“一个人,压着三个人打!这就是方天画戟技艺的精髓吗?一挑多?”

  绿茵场上,江晓对着一个玛尔达穷追不舍,绝大多数的进攻都是在这个玛尔达的身上,而另外两个玛尔达,在世人的眼中,反而成为了累赘?

  明明是三打一,为什么另外两个队友却成为了累赘?

  那可怕的方天画戟,总是能够化解各个角度攻来的格斗短刀,不仅如此,那身处漩涡中央的小毒奶,甚至能带着敌人的攻势,去压制另外一个敌人!

  眼前的一幕就是最好的例子!

  只见那从左后方刺来的格斗刀,被江晓后探而出的长杆轻轻一磕,带着青芒的战戟后杆,直接带着左后方的玛尔达向一侧刺去,杀向了另外一侧的玛尔达。

  而江晓正前方的玛尔达捉襟见肘,被战戟连点,甚至有一戟险些刺到胸膛。

  终于,玛尔达忍不住了。

  另外两个水分身悄然消失,

  就是这个节点!江晓眼眸一凝,抬手就是一发沉默!

  呯!

  沉默领域直接笼罩了两人,但是让江晓万万没想到的是,弹步躲祝福的玛尔达,身旁竟然再次出现了两个水分身。

  同样是瞬发?

  速度这么快?比沉默还快?

  却是见到江晓同时面对三个玛尔达,凛然不惧!

  仅仅几个回合之后,世人惊愕的发现,三个玛尔达都在正面面对江晓,反倒不如以各个角度包围江晓!

  这三个人打的可谓是畏首畏尾,憋屈的要命!

  江晓手中的方天画戟舞的密不透风,一手又一手的借力打力,看得观众们如痴如醉。

  一个人,强压着三名对手,从中圈一路压到敌方球门线的位置。

  直播间的弹幕已经彻底爆炸了:

  “这是...这是什么啊?”

  “我本以为看到皮神与海日古的较艺,已经算是领略了技艺巅峰了!这特么......皮皮这是在一次次的冲击我的想象力吗?”

  “我他吗终于知道当年吕布是怎么打那哥仨的了!二爷和三爷心里苦呦~”

  “一杆画戟能撕天,老子就是江奉先!”

  不见古时月:“七秒九戟山河碎,阁下在世江仁贵?”

  “一个你,我也许打不过。但是三个你,老子压着你打!”

  但随后,绿茵场便对观众们非常不友好了。

  在江晓衔接沉默的时候,三个被打的灰头土脸的玛尔达,竟然悉数化作水珠,散落下来。

  江晓急忙撤身,迅速走出自己的沉默领域,警惕的看着四周。

  1秒,2秒,3秒......

  绿茵场上,飘起了浓浓的雾气。

  无论是摄像镜头、还是现场的观众和解说,统统都看不清场上的画面了。

  在江晓警惕的打量四周的时候,天空中乌云密布,再次飘洒下了淅沥沥的小雨。

  在江晓的域泪感知中,他没有在绿茵场上找到玛尔达的踪影。

  这雾...算什么?

  不算污染区域么?江晓召唤的不仅仅有域泪,也有净泪,但是这迷雾竟然无法被净化?

  “嗡......”

  一道诡异而古怪的声音响起,江晓吓了一跳,隐隐感觉不对劲儿,直接一个闪烁,瞬移开来。

  而在江晓的身侧十米外,一艘巨大的幽灵船竟然开了过去!

  那幽灵船通体呈古朴的木质船,船帆破旧不堪,一路前行,碾压着草皮与水渍,浓厚的星力催动之下,重重的撞在了防御罩上!

  轰隆隆......

  幽灵船轰然碎裂,防御罩剧烈的震动开来!

  但是江晓知道,这幽灵船的伤害形式绝对不仅于此,哪怕是他没有真正被幽灵船碾压到,他也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心慌意乱。

  层层迷雾愈发的浓厚起来,江晓用肉眼已经看不清十米开外的东西了。

  铃~铃~铃~

  迷雾之中,传来了一道钟铃声,江晓迅速冷静了下来。

  域泪依旧感知不到绿茵场上的任何东西,她又钻进地底了?

  你可真有出息昂?

  一个敏战,藏起来跟辅助放远程输出?

  丢人不啦?

  江晓直接开启了眷恋光环,与此同时,一层层的伤泪雨水淋了下来。

  你化成水能去的地方,我的伤泪也可以吧?

  泪雨一系已经被江晓提升到了最高的星辰品质,他可以自由决定伤泪淋浇的范围,只是最小的范围必须是直径八米,而最大的也是有一定限制的。

  但是无论最大最小的限制,灌这绿茵场是绰绰有余了。

  意志国的工作人员非常严谨,用防御罩将现场观众也笼罩其中,雨水是淋不到观众们的头上的。

  而江晓也没用伤泪去淋体育场外,但江晓却是算错了玛尔达,她的确躲起来了,但并非是一味的用远程进攻,她的风格并没有改变过!

  江晓再次感觉到了脚下土壤的松动,他急忙撤身,一戟刺了出去。

  呲!

  锋利的战戟再次刺在了格斗刀上,江晓的身后,又一个玛尔达迅速拼凑成型。

  江晓眉头紧皱,这样的进攻是毫无意义的,她已经清晰的体验过了,那么她在干什么?

  咔嚓!

  那格斗刀突然破碎成水雾,而江晓的方天画戟的长杆尾部,也被切断了一截!

  江晓:!!!

  能在自己如此浓郁的星力包裹之下,将方天画戟的长杆尾部切断,这是什么级别的输出星技?

  上一场比赛,那拥有防御星技的傲星·布莱克,也是被这个星技放的血吧?

  水雾之中,雾影重重,江晓的一次次抵挡非常到位,但是手中那常规材质的武器,却是无法再受到浓郁星力的保护了。

  “呃一阵阵尖利的叫声自地底响起,终于,那个潜藏在地下不远处的真身,被伤泪淋了出来!随着土地一阵阵的颤动,一只手掌突然扒了出来。

  而那惨叫声,也并非是普通的惨叫,是那种能让人振奋心神的叫声!

  江晓咧嘴一笑,一发祝福甩了出去,霎时间,那惨叫声变成了呜咽声。

  嗯......”

  江晓顺着声音,寻着域泪给出的方位,瞬间闪烁,毫不留情,一戟刺了下去!

  呲!

  那仅仅露出半截身体的玛尔达,突然化作了一滩水渍。

  江晓:???

  战术?引诱?

  “嗡......”几乎在同一时间,一艘幽灵船撞了过来!

  这该死的幽灵船没有实体形状,江晓的域泪根本无法发现它,而在这浓郁的大雾之中,江晓的肉眼几乎是失去了作用,五米之外,江晓完全等同于一个盲人。

  江晓的身体接连闪烁,犹如一个信号接收不好的电视,硬生生的任由幽灵船穿透自己的胸膛,而并未被撞飞出去!

  铃~铃~铃~

  江晓一手将钟铃按在自己的胸膛上,身前身后,两道雾影再次袭来,江晓催动着浓郁的星力,前后抵挡,战戟翻飞。

  嗯?

  江晓心中诧异,前后两个玛尔达的进攻,她们手中的格斗刀,为什么没有能削断自己的战戟?

  只有其中一个特定的玛尔达,才拥有那般爆炸的输出能力么?

  仅在这一瞬间,江晓感觉体内的星力躁动了起来!

  软控!

  水珠干扰星力!

  真正的毒蛇,只需要一击!

  真正的杀手,打了一整场,只为寻求一个机会!

  江晓的净化泪水,与对方的水珠软控,浸染着江晓的全身。

  在江晓断断续续的感知中,两道玛尔达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前身后,而有一个玛尔达,从地底破土而出,面目狰狞,极其扭曲,露出了上半截身子。

  江晓在低头的一瞬间,豁然色变!

  化星成武!?

  这特么竟然是化星成武!?

  那能够削断江晓武器的格斗刀,竟然是从星图中抽出来的?

  之前,她就曾在江晓的背后使用过化星成武?

  而那个时候的江晓并未正面玛尔达,并未看到她从星图中抽出格斗刀的姿势,而是通过域泪感知到,对方的手中出现了一把格斗刃。

  这......

  这必须是真身了吧?

  断断续续的感知、净化、以及被对方干扰、软控之下,江晓急忙跃起身体,双腿大开,并疯狂的催动着星力,竭力闪烁着。

  他丝毫不顾身前身后两个玛尔达的进攻,并一戟向下方刺去。

  那戟尖之上,包裹着一层浅浅的青芒。

  是的,不是高品质的青芒,而是最低级的黄铜青芒!

  与其说那方天画戟是下刺,倒不如说,江晓是用那井字头战戟去阻挡那水雾弥漫的格斗刀。

  “呲......”古怪的声音响起,只见江晓手中的方天画戟,简直就像是玻璃制品一样,被格斗刀碰一下便被切碎了!

  虽然方天画戟被切碎了,但那格斗刀却被戟尖处的黄铜青芒所震慑,连刀带人,向后被震退三分!

  叮!

  江晓终于闪烁开来,而那一左一右的玛尔达,两柄格斗刀撞在了一起,确切的说是融在了一起。

  呯!

  瞬闪到上方的江晓,直接向地下扔出了一发沉默!

  唰!

  下方那雾影的身体猛的一僵,江晓的身影再次闪烁,躲开玛尔达的正上方,同一时间一道祝福的光柱落了下来。

  那从地底露出半截身子的玛尔达,其移动速度极为缓慢,因为那沉默,是钻石品质的!

  这一道祝福的光芒,可谓是将其笼罩的结结实实!

  玛尔达张着大嘴,却是发不出任何嘶吟声,美眸中一片迷离之色,沐浴在光柱之中,彻底变成了一个美丽的智障。

  两个玛尔达眼看情况不对,落地之后,在沉默领域中艰难的移动着身子,竭力跑向那掩埋了半截身子的玛尔达,试图将玛尔达拽出去。

  但是现在问题来了!

  江小烧面对这三盘花生、毛豆、拍黄瓜,

  他就算不吃,他也得把桌子给掀了!

  江晓闪烁在沉默领域的边缘处,左右手连连挥舞,一道道祝福的光芒落了下来,嘴里细细碎碎的喃喃着:“炝花生!煮毛豆!拍黄瓜!”

  进了钻石沉默领域,你还想凭借速度来躲祝福?

  一个玛尔达仰着半截身子,醉眼迷离。

  两个玛尔达一头栽倒在地,软绵绵的趴在了地上。

  随着玛尔达本体被控制,场地上浓郁的迷雾渐渐的消散,普通人依旧看不清场上情况,但是一些拥有眼部锐利星技的、又或者是感知类星技的星武者,倒是能隐隐约约看到其中的人影。

  只见那两个玛尔达化作一摊水迹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但还有一个半截身体露在草坪上的玛尔达,并没有消失。

  “呼~”江晓站在光柱边缘,低头看着那醉生梦死的玛尔达。

  随着沉默领域消失,她也能发声了:啊......”

  只是这声音,自迷雾中传出来的第一刻起,便被主办方闭了麦。

  毫无疑问,江晓再次制造了一名“禁播型选手”!

  江晓一手捋过湿漉漉的小圆寸,拿着自己那被切碎了半个“井字”的戟尖,露出了那锋利的不规则形状。

  他手中转了个花,低头看向了那一脸沉醉的玛尔达。

  “拍黄瓜,走好......”

  
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