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三三捕鱼游戏 > 旗木卡卡西与杀生丸 > 22.第九章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三三捕鱼游戏] http://www.shingtinint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月华如初,细若银丝。

    轻风扬起绿色窗帘,淡淡的月光从落地窗外照进来。

    朦胧中,有一道人影从窗外跃入,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卡卡西知道是他,他的手并未因他的到来而有所停止,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趋势。

    久久无法发泄出来的欲/望,让卡卡西的双眼蒙上了一层水雾,细密的汗遍布全身,双腿微微打开,就连脚指头似乎都因主人的苦恼而紧张地弯曲着。

    他前天就发现,背上的花已经完全消失,这两晚也都是靠自己的双手解决,但是,今晚无论他怎么弄,...却如何也达不到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待了八年的卡卡西,习惯了这边的生活,这边的语言,此刻也忍不住低咒出声。

    “靠...”他很清楚连第一次都发/泄不出来,那后面绝对会比前两晚更难受。

    刚靠近床边的杀生丸听到那声像是呢喃般的低咒,看着床上的人因为难受而扭曲的容颜,竟也觉得那神情异常的动人。从见到他时就一直强力克制抱他的欲/望,终于挣出了禁固的牢笼。

    他抚上了卡卡西的脸颊,轻拂过被汗水打湿的碎发。

    卡卡西因为这突来的触碰,引得他全身一阵轻颤,他有意识地空出一只手挥开那令他欢喜的触摸。

    “别碰我。”他有些艰难地吐出几个字,似乎快被情/欲冲昏了头脑。突然,一阵强烈的电流侵袭全身,回味过来后,才知道是那个人......

    惊觉自己发出的声音媚得比那些gv里的承受方还动听时,他紧咬住了唇瓣。伴着那处越来越强的快/感,努力不让自己发出舒服声音的同时,舌尖偿到了铁锈的味道。

    杀生丸一边不停...,一边观察他的表情,当发现他的嘴角溢出红色的水渍时,金色的眸子渐渐暗淡,最后化成了血的颜色。

    他不顾身下人的反抗,强势地压了上去,扳开卡卡西的下颚,如暴风席卷般一寸寸地掠夺那让他痴迷而美味无比的唇舌。身下的人越反抗他就越...,并适时的阻止了那个人在此时此刻还不忘发动的‘雷切’。

    他扯下自己雪白精致的腰带绑上那双不停捣乱的手,越过卡卡西的头顶,压在脑后。快速退去自己身上的衣物,......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不堪忍受这种非人折磨的卡卡西,有些恼怒,反正都逃不过,还不如早点完事,他把心一恒,脱口而出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艳红的血眸抬起来望了他一眼,嘴角的邪笑扩大,“别急,等..软点,才好进去。”

    闻言,卡卡西呼吸抑制,半口气没喘上来,等恢复时,便气愤地给了杀生丸一脚。他从来不是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,那会想到有一天会栽在某个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,不做就给我滚。”

    卡卡西怒气冲天,大有狠狠揍他一顿的架势,怎耐...的全身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靠,你给我轻点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舒服就叫出来。”

    卡卡西咬紧唇瓣,不让控制不住的...溢出喉咙。的确好舒服,舒服得都快觉得这个身体不是自己的了,可是再舒服,他死也不要像女人那样大叫出声。

    杀生丸似笑非笑,“那么,今晚我会做到你叫出来为止。”

    昨晚到底有没有如那个人所愿,到后面意识模糊的卡卡西真的是记不清了。这几年来已经习惯的生物钟,让他在早上六点半时,就醒了。

    他望了眼身边带着满足笑意抱着自己熟睡地某个人,有些艰难地从那人身下钻出来,全身酸-疼,底下那处更堪,每走一步,都能感觉到...

    “该死的,把人做晕了,也不知道帮忙清洗下。”一向好脾气的他也连暴粗口。

    拖着劳累过度的身体,走进浴室,缓慢地将全身清洗了一遍。他不知道那个人是什么时候放过他的,只觉得自己似乎没有睡多久。

    洗完回到卧室,看到大床上的人时,卡卡西真的很想爬上去踹上几脚。但是,别说现在浑身无力,就是有力气,他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去做。根据这个世界上的俗话所说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收拾那个人。

    他叫醒修罗丸起来,再下楼去厨房洗手做早餐。等送完修罗丸去学校回来后,爬上二楼卧室,见那个人抱着自己昨晚围过的那条浴巾还是一脸幸福地睡得香甜,无名火噌地窜上心头。

    他跑去厨房拿出柜子里很久没用的擀面杖,爬上床对着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人使出现在对他来说最大的力气,卯足了劲地抽/打,直到看见那个人雪白的背脊、修长的腿上以及细致的手臂处出现深深的红痕、淤青,还有几处破皮的地方隐隐渗出了血渍,他才丢下手里细长的木棍,几乎脱力般地跪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卡卡西早上醒的时候,杀生丸知道,回来时,他知道,就连自己会被打时,他也知道。

    曾经伤他那么深,昨晚又把他折腾得晕过去,杀生丸知道生下修罗丸的他,身体早没有初见时的强-韧。挨打,虽然他是第一次打不还手,但只要那个人能再次接受他,那又有何妨。

    只是,每次和他的目光对视,他的心都会像是刀子在刨那般地疼。好比现在,发现跪在他身后那个人无声的泪水,即使听到父亲死亡的消息也未曾流过半滴眼泪的他,眼角也不禁湿润。

    杀生丸撑起并未伤到胫骨的身体,转身将卡卡西搂进怀里,轻柔地吻去他脸颊上的珠花,慢慢除去他身上的衣物,温和地让他平躺在床上,自己也侧身躺下,再将他像珍宝般小心翼翼地抱着。

    杀生丸的嘴角溢出满足的叹息,他最喜欢两人皮肤相贴的感觉,他决定生生世世永远都不要再放开怀中人,即使让他再经历一次元丹破碎的痛楚,他也要拉着这个人一起进地狱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在见完凌月仙姬后,卡卡西就隐约察觉到当年发生的事并不单纯。虽然他很想知道事情的缘由,却没有去逼问任何人,既然大家都不说,他猜想那肯定是件让人很伤神、很痛苦的事。

    最终,他选择暂时无视,他相信冥冥中自有安排,总有一天事情的真相一定会水落石初。

    虽说,他知道那件事的时候是在很久很久以后,却不能否认他猜对了。

    原来当年,那个人将他大半的元丹用来引出四魂之玉的力量,才完整地凝聚了他被爆碎牙打得四散的灵魂颗粒,成功地注入剑灵的体内,让他死而复生。

    对于妖来说,失去元丹,就相当于失去生命,少了大半元丹的那个人凭着一股执念,撑着破碎的身体照顾了他两个月。直到他差不多复原,才被凌月仙姬强硬地带走。

    然后,那个人担心他知道后会伤心,不但要大家不和他讲出真相,还和凌月仙姬合力导演了那么一出戏。

    其实,铃不告诉他,他多少也猜到了一点。那个人要不是遇到了生命危险,断不会如此地骗他。

    当他听到铃那八年来一直陪在那个人身边时,他有过一丝妒忌。为什么不让他去陪伴那段最难熬的岁月,难道他就是那种脆弱到只需要别人保护之人吗!

    最终,那个人宁愿自己恨他,也不想让他看到他如何和死神搏斗的场面。有时候,他都不禁怀疑,那个人所表达的真的是爱吗?

    和那个人在一起越久,他就越有所觉,或许,那真的是爱,只是每一个人表达的方式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(番外完)
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