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三三捕鱼游戏 > (香蜜同人)玉露相逢三世情 > 39.尾声 帝后的四季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三三捕鱼游戏] http://www.shingtinint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听到润玉这番话,邝露不由得心疼起来,是啊,自己陪他这一路走来,数千年。外人不清楚,自己却很清楚。润玉,他这一生吃的苦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邝露轻柔的哄着。

    “润玉,听话,喝药吧。”

    润玉墨眉微皱,依旧孩子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你唤我润玉,之前你不是唤我玉哥哥么,你再唤我玉哥哥。”

    邝露无奈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玉哥哥,先把药喝了。再吃蜜饯,就不苦了。”

    润玉依旧皱着眉,孩子气的撒娇。

    “不要,还是苦。我不要吃苦药。”

    邝露无奈的轻笑,拿起药碗,丹唇开启,将药含在嘴里。她不由得皱起眉黛,怪不得润玉不喝,这药真苦!

    她低首,吻上润玉的唇,将自己口中的药送入润玉口中。

    润玉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吻,弄得身子一僵,呆愣着,将口中的药喝下。

    邝露拿起床头木几上的蜜饯,分别放入自己和润玉口中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叫同甘共苦。玉哥哥,现在,这药还苦么?”

    润玉如孩童般开心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不苦了,是甜的。”

    邝露垂眸看着虚弱的润玉,问。

    “玉哥哥,你怎么受那么重的伤?”

    润玉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大意了,低估那鬼王的幽冥鬼火了。我修养几日就好了,阿露,莫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邝露,将润玉扶下,给他盖好被子,温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玉哥哥,你现在虚弱,需要多休息。你睡吧。”

    润玉摇了摇头,紧紧的抓着邝露的手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要是睡着了,你又要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邝露轻笑,抬手,动作轻柔为润玉整理额前的乱发。

    “玉哥哥,我说了,不走了。定不会骗你,你放心的睡吧。”

    她又轻柔的安抚他。

    “我哪也不去,就待在这里,看着你入睡。玉哥哥,听话,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润玉抓着邝露手紧了紧,才放心的闭上眼睛入睡。

    邝露看着润玉渐渐睡着,便念了一个决,让他熟睡。将自己手慢慢的从他的掌中抽出,又为他仔细的理了理被角。

    然后,她才起身,走出大殿。

    殿外,彦佑和丹朱看到邝露出来,关切的问。

    “润玉的药,可喝了?”

    邝露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喝了。”

    邝露对赢鱼说道。

    “赢鱼,走。”

    却被彦佑和丹朱拦住。

    彦佑:“邝露,润玉醒来定是要找你的。你这要去哪儿?又回系昆山?”

    丹朱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邝露,你不能走啊!龙娃,他可离不开你啊!你若再走了,龙娃定是要魔障的!”

    邝露翻了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,我是去冥界。”

    彦佑和丹朱对视一眼,问。

    “去冥界?你去冥界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鬼王伤了润玉,我找他算账去!”

    说完,邝露便飞身落座在赢鱼背上,只见,赢鱼煽动着巨翅,朝冥界飞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黑暗阴森的九幽冥界,一条银光闪闪煽动着巨翅的大鱼,出现在鬼域的上空。

    邝露坐在赢鱼背上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鬼域中叫嚣不断的鬼怪,清冷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尔等小肖,谁是鬼王?”

    鬼王一身墨色锦缎,飞身悬空,与邝露对视。

    他看邝露长的娇媚,又周身有仙气,猖狂道。

    “呦!你这仙子长的不错。怎么你们天界的天帝被本王打伤,你们天界无人可派,竟派你一个美娇娘来,是不是要来伺候服侍本王啊!哈哈哈~”

    邝露冷眼斜睨了鬼王一眼,清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鬼王好大的口气!你以水火相克,仗着自己修炼的幽冥鬼火,打伤天帝。今日,本座就是来与你算账的!”

    鬼王讥讽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!就凭你一个娇滴滴的小仙子,竟敢口出狂言!本王看,你给本王暖被窝还差不多!”

    邝露眼眸冰冷,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放肆!今日,本座只是打算教训你一番。但你如此狂妄嚣张,看来你是留不得!今日,本座就让你知道何为形神俱灭!”

    说完,她祭出焚天杵,飞身朝鬼王袭去!

    只见,二人悬空,交战数十回合。

    鬼王,便察觉此仙子灵力不凡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何人!”

    邝露轻哼,便散出自己全部仙气。

    鬼王看着她周身的仙气,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“你竟是上神!”

    邝露眉黛轻挑。

    “怎么?怕了?”

    “哼!笑话!就算你是上神,本王也不畏惧!本王有幽冥鬼火,就算你是上神,本王也能焚了你的神魂!”

    说完,鬼王便调动全身灵力,于掌心。

    只见,他掌心出现幽森绿色的业火。

    幽冥鬼火,以九幽冥篁之气炼制而成,乃是鬼物的本命之火,专门灼伤受袭者的神魂。

    邝露轻蔑的看着鬼王的幽冥鬼火,丹唇讥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幽冥鬼火,确实可以焚仙神的神魂。但是奈何不了我!”

    说完,她调动周身灵力于掌心,只见,她掌心出现紫色的火焰。

    鬼王眼眸一惊,看着那紫色火焰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是虚无业火?!怎么可能!你是上神,就算你修的火系法术,也会可能练成虚无业火!”

    邝露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。但,本座就偏偏练成了,这虚无业火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?我在这九幽黄泉海里,待了整整五万,每日都被阴寒蚀骨,好在苍天不亏我,居然让我练成了虚无业火。”

    虚无业火,以九幽黄泉的阴寒为主,以火系法术为辅。可焚烧一切,通九幽,落黄泉。最高重,可将天地化为虚无,将六界归于混沌,世间万物三魂七魄尽散再无痕迹。

    鬼王一惊。

    “你是五万年前,殒身黄泉海的上神女魃!”

    邝露轻笑。

    “没错!虽然,本座这虚无业火才练至二重,不过对付你的幽冥鬼火绰绰有余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朝鬼王袭去。

    没出两个回合,鬼王便被邝露的虚无业火焚烧起来。

    邝露看着被虚无业火一点一点焚烧的鬼王,唇角含着一抹讥笑。

    她飞身,落座在赢鱼的背上,只见银色的大鱼,煽动巨翅,来开九幽冥界,朝九重天飞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九重天,弥罗宫,云梦殿中。

    躺在床榻上的润玉,睁开眼眸,看到床榻边,没有那一抹熟悉的青衣身影。他心中顿时失落,暗想,自己受伤严重到让自己产生了幻境,竟然幻想着阿露回来了。她那么生气、伤心,怎么会回来看自己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无意看到床头木几上空空的药碗,心中一喜,不是幻境!阿露,她回来看自己了。但看着空空如也大殿,却看不到阿露的身影。想起,她给自己喂药时,说以后都不会离开自己了。可她还是走了.......

    润玉心中一怒:邝露,你又骗我!

    他掀开被子,下了床榻,强撑着自己无力的身体,走出大殿。

    殿外,彦佑看着,虚弱的润玉,上前扶着他。

    “润玉,你不好生修养身子,起来做什么?!”

    润玉推开彦佑,无力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阿露,又走了。我要去系昆山找她。”

    彦佑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你媳妇没走,她去九幽鬼域,找鬼王替你报仇去了!”

    润玉一惊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胡闹!彦佑,你怎么不拦这她?!”

    彦佑憋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媳妇可是上神,我能拦住她?”

    “鬼王的幽冥鬼火能灼神魂,阿露会受伤的。不行!我得去救她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推开彦佑,却被彦佑死死地抓住胳膊。

    “润玉,你现在这个样子,怎么去救她?再说了,邝露是上古的上神,灵力醇厚,定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我不能让阿露再为我受伤了。彦佑,你松开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邝露飞身从赢鱼的身上落在弥罗宫。

    她看着面部苍白的润玉,眉黛紧蹙,上前。

    “润玉,你不好好的休息,怎么起来了?”

    润玉看着邝露完好的出现在自己面前,心中欢喜,一把搂着邝露。

    “阿露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。我扶你会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润玉注意到邝露青色衣裙上,染上了刺目的血色。他剑眉紧皱,满脸关切问。

    “阿露,你受伤了?你伤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邝露垂眸看着自己衣衫上的血迹,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受伤,这血是鬼王的。不是......”

    她还没说完,又被润玉搂紧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没受伤就好,没受伤就好。以后,不许你在做危险的事情,你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好......”

    邝露的话还没说完,便眼前一黑,晕倒了。

    润玉急忙搂着邝露,看着怀里昏倒的邝露,他满脸慌张的对彦佑说。

    “快!传岐黄仙官来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润玉撑着虚弱的身体,剑眉紧皱,满脸的担心的看着床榻上昏迷的邝露。

    见岐黄仙官把完脉,润玉急切的问。

    “岐黄仙官,天后为何昏迷?可是受伤了?”

    岐黄仙官笑着,向润玉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“恭喜天帝,贺喜天帝,天后娘娘有喜了,贵体无恙。”

    听到‘有喜了’,润玉呆愣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一旁的彦佑看到呆愣的润玉,笑道。

    “润玉你要当爹了!”

    润玉才反应过来,满脸欢喜的问。

    “岐黄仙官,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看着床榻上依旧昏迷的邝露,润玉又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为何天后会昏迷不醒?”

    岐黄仙官:“天后娘娘昏厥,乃是妊娠之症,不要紧。微臣,给娘娘开几幅汤药,就无事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润玉才放心。

    一炷香后,邝露醒来,看着守在床边的润玉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晕倒了?”

    润玉温柔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阿露,岐黄仙官给你把过脉,说你有喜了。”

    邝露一愣,不敢相信的问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邝露手抚上自己的小腹,心想,怪不得这些时日,自己没有胃口,总是想着吐,原来是有身孕了。

    润玉握着邝露的手,满眼深情的看着她,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阿露,你以后不要走了,留下来陪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邝露看着润玉,没想到高高在上英武霸气的天帝,也会放低身段求着自己。

    想起之前看的话本,上面一段话:两人情爱之事,就如纵横交错的棋局。只要一人先付出、倾尽所有者,在这情爱棋局中,便就输了。

    邝露心想,自己这三世经历,从第一世,初见润玉时,那一眼万年,就注定自己输了。注定,自己要栽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现在,自己腹中怀了他的骨肉,注定与他牵连不断。

    既然,牵连不断,纠缠不休,那自己就认栽吧。

    邝露丹唇一勾轻笑。

    “润玉,我不走了,留下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邝露看到润玉眼眸中的狐疑,她取下润玉手腕上的蓝色人鱼泪手链,戴在自己的左手腕上,然后取了润玉一滴龙血于手链上,又在手链上施了禁术。

    “这人鱼泪手链,已被我施了禁术,我是取不下来的。这手链本有你设的结界,以后只要我想逃,你便启动法力,就能把我囚禁在结界里。这下,你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设计囚人,一心想逃;自愿沦囚,心甘情愿。这两者,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润玉心中明白,邝露自愿沦囚,她是真的不会逃走了,真的会一直陪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绯唇弯起好看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阿露,我信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取下自己脖颈上的龙鳞坠链,戴到邝露的脖颈上。

    “阿露,这龙鳞坠链,以后不许你再取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邝露坐起身来,手指摩挲这龙鳞坠链,看着他,笑着。

    “我呀,这三世就是栽在你润玉身上了,也罢,我就认命吧。”

    她轻笑着。

    “呵呵,倒是应了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何话?”

    “一顾润玉误三生。”

    润玉将邝露搂在怀中,精致的下巴,埋在邝露的墨发里,温柔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不对,应该是玉露相逢胜无数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天帝本就疼惜喜爱天后,这是众仙家皆知。

    可自从,天后回到九重天上,天帝润玉更加宠爱天后了。

    天帝宠妻日常(一):

    自从,天后邝露有了身孕,胃口倒是不好,开始了孕吐,吃什么吐什么。

    本来为政务烦心的润玉,现在看着邝露孕吐心中更是烦心。

    一日,天帝润玉雷霆大怒,在勤政殿训斥破军、贪狼二位星君办事不利。

    邝露刚走到勤政殿门口,就碰到霜打茄子的两位星君。

    两位星君上前,向邝露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“天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邝露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她走进大殿,看着润玉坐在桌案前,抬手扶着额头。

    “为何事发那么大的脾气?”

    润玉见邝露,收起自己的心烦,唇角含着温柔的浅笑。

    “可是吓着你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看着邝露消瘦的样子,润玉心中一疼。

    “今日,用膳,还是呕吐?”

    “岐黄仙官说了,这是正常。他给我开了几幅药,吃了就会好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润玉拉着邝露,坐在他身边,剑眉紧皱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吃了药,还是呕吐不止,我看这岐黄仙官,也该下界历练一番他的医术了。”

    邝露眉角一抖,心想,润玉啊润玉,你让岐黄仙官一把年纪,下界历劫?不合适吧?

    “.......”

    天帝宠妻日常(二):

    邝露肚子渐渐变大,开始行动不便。

    一日,邝露坐在百花园中,正欣赏百花。

    却看到一身竹色衣衫的彦佑,在草丛中东瞅瞅西找找。

    邝露:“彦佑,你在哪里找什么那?”

    彦佑走过来,拿着石桌上的仙果吃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穗禾有了身孕嘛,不便出行,待在府里又觉得无聊。我就在灵岐山寻了一个灵宠,给她玩耍解闷。这几日,她开始孕吐了。我听润玉说,你前些日子孕吐不止,喝了岐黄仙官的药就好了。我这顺道来天界,问岐黄仙官要几幅药。我一个没留神,这小灵宠就不见了。这不我到处找它那。”

    邝露轻笑。

    “这潇洒不羁的扑哧君,现在成了婚,做了夫君,就是不一样了,知道疼惜人了?”

    彦佑笑着。

    “哎呀,邝露,你别打趣我了。穗禾嫁与我为妻,我作为丈夫,自然要对她好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开始四下找灵宠。

    “彦佑,你那灵宠,长什么样?”

    “是一条紫色可爱的小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是蛇,你还养个蛇宠物?”

    彦佑嘿嘿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家穗禾喜欢蛇啊。”

    邝露翻了一个白眼,心想,想起穗禾是只孔雀,你确定鸟喜欢蛇?

    这时,邝露感到自己脚踝,好像被一个凉凉的东西缠绕,低头一看是条紫色的小蛇。

    那小蛇还向她吐着蛇信子,邝露一个激灵抬腿甩掉脚踝上的蛇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结果,她身形没站稳,正要摔倒。

    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邝露倒入润玉的怀里。

    润玉满脸的关切的问。

    “阿露,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润玉冷着一张脸,看着彦佑,和他手里的紫蛇,怒声道。

    “彦佑,你可知惊扰上神,是何罪?!”

    彦佑吓得打了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润玉,跟我无关。都是这小紫蛇害得!”

    润玉瞪了他一眼,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这蛇不是你的灵宠?”

    “呃.......是。润玉,我错了,还不成?”

    润玉扶着邝露离开,留下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既然,错了。就站着受罚吧。”

    彦佑哀怨的看着手中的小紫蛇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个小东西给我惹的祸!”

    结果,彦佑君,被天帝罚站了三天。最后,他腿软的都驾不了云,走不动路了。

    天帝宠妻日常(三):

    邝露进入预产期。

    一日,晨曦凝露时。

    天帝洗漱完,正要去凌霄殿朝会。

    突然,邝露感觉肚子很痛,要产子了。

    润玉便忘了朝会,站在云梦殿外,着急的不停地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听着里面时不时常来邝露的叫喊,润玉心一直揪着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的划过,已经到了晌午。

    但里面,还是时常传出邝露的叫喊。

    润玉便没了耐心,抬脚正要进去大殿,却被一个仙侍拦着。

    “陛下,女子产子,有血光,对陛下的龙气有损伤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

    润玉走进殿中,问医仙。

    “都过了半天了,怎么天后还没产下孩子?”

    “天后这是龙凤胎,比较费时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何办法能解决?”

    “若是,陛下用仙法辅助,天后娘娘产子痛苦定会减轻些。”

    润玉瞪了仙医一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早说!”

    仙医吓的打了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天帝润玉用仙法护着邝露,一个时辰后,天后顺利产子。

    仙侍抱着小皇子和小公主给天帝看,结果天帝并没有看,只是满脸担忧的坐在床榻前,看着虚脱昏迷的天后。

    自此,天界传言,天帝宠溺天后,连亲生骨肉都不顾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小皇子和小公主,仙身是一条雪龙和一条火龙。分别继承了润玉的水系法术,和邝露的火系法术。

    润玉满眼的柔情的看着邝露,正逗弄着她怀里的一双儿女,温柔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阿露,儿子,名济桓。女儿,名芳华。可好?”

    “济桓,芳华,可有什么出处?”

    润玉坐在床榻上,伸手逗弄着一双儿女。

    “济桓,二字取自,‘济济多士,克广德心,桓桓于征,狄彼东南’。芳华,二字取自,‘芳与泽其杂糅兮,羌芳华自中出。’”

    “嗯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白驹过隙,日光荏苒。

    转眼间,济桓和芳华,渐渐长大。

    润玉将自己的全部学识倾囊相授于济桓,济桓也没辜负父亲的期许,成为一个合格的储君。

    一日,布星台上,漫天繁星下。

    一袭白衣翩然的润玉和一身青衣婀娜的邝露,身边还有一头可爱的魇兽。

    润玉施法,布了一场流星雨。

    看着漫天银光熠熠的流星雨,润玉将邝露揽入怀中,温柔细语道。

    “阿露,白云苍狗,时光飞逝。转眼间,已一万五千年过去了。济桓和芳华都已长的了。”

    邝露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济桓已娶妻,你我已成了公公、婆婆。芳华已出嫁,你我成了岳父、岳母。”

    润玉垂眸看着邝露,笑道。

    “阿露,明日,我便颁诏,昭告六界,让济桓继承大统,成为天帝,做着六界之主。”

    邝露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为何啊?”

    润玉抬手,将邝露鬓前的乱发,轻柔为她捋到耳后。他绯唇含着如沐春风的笑。

    “阿露,一直以来,都是你陪着我渡过这漫长而又孤独的千年光阴万年岁月。这剩下的千年光景万年时光,我想陪着你,你我一起云游四海,一起走遍八荒。可好?”

    邝露心中很甜感动,她靠在润玉的胸膛上,听着他的心跳,丹唇一勾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润玉精致的下巴,埋在邝露如墨的发间,温柔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阿露,这四海八荒里,也不只十里桃林有桃花,东荒桃明山春时也是桃花烂漫。春日里桃花灼灼时,你我去东荒桃明山小住,赏玩粉嫩烂漫的桃花,可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阿露,你喜凡间繁花热闹。夏日里荷花红红时,你我去凡间西湖宅院小住,泛舟游西湖,赏‘那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’的瘦西子湖畔,可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阿露,北荒秋藏山枫叶和仙果不错。秋日里枫叶染红仙果成熟时,你我去北荒秋藏山小住,看那漫山如红霞般的枫叶,尝那满山水润甜蜜的仙果,可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阿露,西荒苍银山梅海和雪景极好。冬日里寒梅绽放白雪翩飞时,你我去西荒苍银山小住,赏那白雪翩然飞舞,看那漫天飞雪中红梅绽放,可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天帝退位,太子济桓继承大统,成为新天帝,六界的新主。

    一年四季,四季时节。

    润玉真的带着邝露,他们一起云游四海,一起走遍八荒。

    润玉和邝露,携手一起云游了许多年。

    正逢,凡间,夏时。

    那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瘦西子上,一艘画舫,轻轻的摇曳着。

    画舫上青衣佳人依偎在白衣公子的怀里。

    邝露看着静美的西湖上的红红荷花。想着东荒桃明山的竹屋,凡间西湖的宅院,北荒秋藏山的水榭,西荒苍银山的木屋。

    她心中暗想:我陪着润玉千年万年,竟不知道他竟然背着我,在四海八荒找出了四季之景。并早已建好住处。神仙有着千年万年,没想到润玉竟然为了自己,将一年四季都安排好了。

    想想这些年,她和润玉一起云游,过的逍遥惬意的日子。

    邝露渐渐的相信了,万年前,布星台上,润玉说的那句话‘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’

    ——完——
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