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三三捕鱼游戏 > 绝世英才许凡高晶 > 第296章 持续被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三三捕鱼游戏] http://www.shingtinint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一想到高晶很有可能会回来,一想起之前王潇说的那些话,我胸口就无比的疼痛,那感觉都快让我窒息了。

    “咕噜噜……”

    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,虽然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,不过根据我饥饿的状态,想必已经到了晚上八九点,甚至有可能是凌晨一两点。

    我长呼出了好几口气,尝试着让自己情绪平稳下来,也只有保持清醒的大脑,才有可能想到解决的办法。

    可是等我真的静下心来,身上却越来越无力,眼皮也不受控制的往下垂,不知道是因为又饥又渴导致的,还是之前被点了穴引发的,很快我的身体就情不自禁的往后一躺,再次没有了意识……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我是被杨晖用一盆冰冷刺骨的凉水泼醒的,此时笼子上的被单已经没有了,我身处的环境很熟悉,就是在酒吧二楼我的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杨晖将盆子随手丢到了一旁,然后阴笑着从口袋掏出钥匙,将笼子给打开,随即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往外拽,他一边拽一边激动的说:“许凡,你的报应还没完,接下来我要让你受尽羞辱,然后死在我的手里!”

    我感觉我的头皮都要被杨晖给薅下来了,等他把我拽到办公室门口,并没有急着去打开门,而是抓着我的头发往后一甩,我狠狠的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活了快三十年,除了高晶,我还没被谁如此欺负过!如果不是身上现在到处都很疼,再加上不能动弹,另外至少一天滴水未进,我的脑袋愈发的沉重,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的话,现在杨晖已经死了!

    “想不想知道,接下来你要演什么戏呀?”杨晖蹲到我跟前问了一句,我怒视着他没吭声,他冲我笑了笑,随之反手给我脸上来了一巴掌,这才自问自答的说:“其实下楼你就知道了,不过我这个人太善良,很有必要给你剧个透,让你做好心理准备。嗯……下去之后,即将开演的戏叫‘千人观猴’,对于这个戏你应该很熟悉吧,十多年前你可是导演,当时我是演员。十多年过去了,身份既然都互换了,那玩法也得升级。这次酒吧还真喊来了一千多人,都是经常来你酒吧的熟客,嘿嘿……好好表演。”

    说罢,杨晖又抓住了我的头发,他将我再次拖到门口,刚打开门又停了下来:“哎呀,忘了跟你说表演的主要内容,高晶已经请过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我没有去听,因为我已经愤怒到了极点,我疯狂的摇晃脑袋,想把杨晖的手给甩下去,但根本没有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“呦呦呦,别激动嘛,瞅你现在疯癫的样子,哪里还有亚洲首富儿子的风采嘛。”杨晖得意的瞅着我道:“你还别说,虽然杀了你是我毕生的梦想,但是看到你这般狼狈,像一条摇尾乞怜的哈巴狗,我心里更痛快!不过你也别妄想我会饶你一命,像你这种奸诈小人,留着就是祸害,我一定会让你死无全尸的!”

    “狗东西,你他妈有种现在就杀了我!” 我声嘶力竭道:“就算我当初欺负你,我该死,可管高晶什么事情,你把女人牵扯进来算什么男人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杨晖听了我的话,顿时开怀大笑起来,好一会儿才停下,随即就朝我脸上打了一拳,然后抬起脚踩到我的头上说:“呵,你是男人,那你有种仰起头来呀!”

    现在我全身除了脖子和头能动,其余的地方都毫无力量,被杨晖这么一刺激,我咬着牙,用吃奶的劲儿,感觉脖子上的青筋都要炸出来了,整张脸依然离不开地面。

    连续试了好几分钟,累得我上气不接下气,头上流到地面的汗就像是泼了一盆水似的,不光是脸贴的地方湿了,旁边也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哎呦呦,你这个男人怎么仰不起头来呀?”杨晖的声音响起:“刚才你肯定没听清楚我给你说的那场戏的内容,没关系,作为你的老同学,我不介意再费口舌讲一遍,这回你可听好了哦。”

    说罢,杨晖的脚从我头上下来,随即笑了笑说:“这就对了,不要动,安安静静听我讲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我算是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了,不是我不想将头抬起来,而是我已经感受不到脖子的存在了,我只能像个死尸一样趴在地上,听着杨晖刺耳的声音:“我忘了该从哪里说起了,让我想想哈……算了,还是从昨天你昏了过去,我让王哥把你关进笼子里说起吧。当时王哥搜出你手机就给高晶打电话了,我们约在了酒吧,而且就是你这个酒吧。等高晶来了,身边还跟着一个女的,好像是青红帮的帮主,据说还不是一般的人物。虽然说王哥挺怕她的,不过那女的什么也做不了,毕竟我们身后是方总,天底下,没有几个人敢惹方总!本来当时王哥就想让你跟高晶离婚,不过我给他出了个主意,就是当着上千人的面,让高晶给王哥求婚,然后再跟你离婚,接着和王哥当场办理结婚证。哈哈哈……你说我的脑子怎么这么聪明呢,上千人见状你和高晶离婚,许凡啊,你快赶上明星离婚的待遇了。”

    “唔唔……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我的整张脸都贴在地上,鼻子呼吸困难,嘴巴也张不太开,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声音,我感觉下一秒我就有可能死掉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可不能死了!”

    杨晖说着把我拎了起来,顿时我下意识的张大嘴喘起了粗气,见状,他又扇了我两巴掌,随即冷笑着问:“你小子不是不怕死吗,是不是感觉能呼吸能活着真好?你好好的享受吧,用不了几个小时你就没戏可唱了!”

    我从来没有如此的绝望过,我也从没有像现在这么害怕死掉,我不想死啊,我还没三十岁呢!

    “咦?”杨晖瞅着我露出胜利者的笑容道:“许凡,你的眼神里有恐惧,你害怕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本来想示弱求饶的,但我刚讲一个字,杨晖就伸手往我嘴里塞了一块毛巾,因为塞的太深了,我连喉咙都发不出音了。

    “早知如此何必当初,下辈子希望你能别祸害他人,这辈子演好最后一场戏吧,走了!”

    杨晖说罢,拎着我走出了办公室,下面酒吧人头攒动,跟当时张军求婚的场面一样大……
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